2020-06-29 11:07  

汪鹏芝

夜深了,她合上散文集,看着散发出白色光晕的台灯,这是她喜欢的台灯。灯罩是淡雅的烟灰色,乳白色光滑的瓷釉面上,画着栩栩如生的莲花,让人仿佛能闻到淡淡的荷香。关上灯,拉开窗帘,窗外清清郎郎的月光照进来,屋里也透明清澈起来。莲花,月光,一如她此刻平静,淡泊而又从容的心情。

多年前,当她还是少女时,羞涩,单纯而又懵懂,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蔷薇。闲暇时,她会和许多少女一样编织着美丽的梦。会有怎样的一位温润如玉的人儿伴她一生?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。在一个明媚带着花香的春日,有一位男孩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,她被男孩的真诚和爱意感动了。她恋爱了,故事从此开始了。

他们都上了大学,分隔两地,书信往来寄托着他们的情感。几年来,她把所有的书信,用粉红色的丝带系起来,放在小盒子里,因为那里面有很多馨香的回忆。大学毕业后,他们谈婚论嫁了,她不嫌男孩没有房子,没有车,没有钱,她只要爱情,只要和他相守一生。结婚一切从简,房子是她的父母买的,男孩当时爱极了她,她也在享受着这一份幸福。婚后,两人努力工作,日子过得有模有样。她怀孕了,生了一个胖胖的如莲藕般的婴孩,她爱极了,如获至宝。她把全部心血和热情放到家里,放在孩子身上,却唯独忽略了自己。奶香味代替了香奈儿香水的味道,头发不再用心变换发型,身材因为生孩子走了样,原来的爱好也被遗忘在角落里。但她不在乎,她在经营着她的幸福王国,以为会这样永久幸福下去。但她忘了,世界上万事万物都会发生变化的。

男人开始回家晚了,理由是工作忙,加班。对她和孩子不再那么关心了。怕影响男人休息,她带孩子睡,他们分房而居。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他的臂膀的温暖了。渐渐的男人对手机很感兴趣,走哪都会随身携带,从不随便放哪,手机铃声一响,总会跑到阳台去接听。但她从来不在意,她爱他,也相信他也会和她一样爱着她。有一次在和朋友聊天时,她开玩笑地说起男人对手机感兴趣的事。她的朋友郑重警告她:“他已经有问题了,你的婚姻亮红灯了。”她听后半信半疑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她的如莲藕般的婴孩也在慢慢长大。终于有一天,她发现男人出轨了,出轨的对象是她大学时的闺蜜。她感觉晴天霹雳,感觉撕心裂肺,感觉天昏地暗。她的幸福王国崩塌了,她感到从没有过的无力感。迷茫,无助,怀疑人性和人生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离婚?多么可怕的字眼,她的孩子怎么办?她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。她抑住心底的颤抖对男人说:“你和她断交,我们还是一家人。”但男人却是淡淡的回应她,不以为然,认为她是小题大做,男人出轨不是很正常的事吗。她终于爆发了,声嘶力竭地控诉这许多年她对这个家的付出。她哭,她闹,她哀求,挣扎着要保住她的幸福王国。但男人向她投来鄙夷又不屑的目光。男人最终搬走了,和她的闺蜜住到了一起,把她和孩子抛下了。面对着空落落的房子,她的心也空落落的,泪水肆意地流淌着。“妈妈,妈妈,不哭,有我在,我会保护你。”孩子脆声声地说。她俯下身去,望着孩子蔷薇般的脸庞,把他紧紧搂在怀里。

她从盒子里拿出系着粉红色丝带的书信,这里面不再有馨香的回忆。这里面仿佛藏着她所有的屈辱,她要把它们销毁,一如把她的过去,她的不堪,她的天真,她的愚蠢统统销毁掉。房子重新装修,家具全部换成新的。照顾好孩子的同时,以前的爱好重新拾起。她的朗诵获奖了,她写的文章发表了,她感到从没有过的存在感,自豪感,感到人生的价值被重新定义了。自信的笑容,轻快的脚步,坚强的内心,生命芬芳馥郁。她知道该尽的义务,该背负的责任。知道学习自立,在心灵深处学习着不向任何人寻求依附。

夜已经很深了,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。窗外月朗风轻,她在幽香的夏日里,沉沉睡去。椅子上放着一件鹅黄色蔷薇花刺绣的长裙。

相关阅读